《我为喜剧狂》收官冠军揭晓 三年配角第四季逆袭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1-26 16:09

《我为喜剧狂》收官冠军揭晓 三年配角第四季逆袭

2018-01-26 11:54来源:搜狐综艺喜剧

原标题:《我为喜剧狂》收官冠军揭晓 三年配角第四季逆袭

“今天能到冠军的位置,不是我们有多好,而是一种坚持,是我们对喜剧的坚持,是我们爱喜剧。”1月25日晚,《我为喜剧狂》第四季落下帷幕,“最佳配角”组合问鼎总冠军,笑傲喜剧舞台。这支组合由前三季节目中的金牌助演组成,这些“超级绿叶”第四季中以选手身份参加比赛并夺冠,不仅上演了一场配角的逆袭,更有力证明了《我为喜剧狂》栏目对挖掘、推广喜剧人才一直以来的坚持。

诞生于喜剧元年(2014年)的《我为喜剧狂》,在业界有着“最长寿的喜剧综艺”之称。今年的总决赛更是如同一场喜剧盛宴,蔡明、潘长江、苗阜三位“喜剧合伙人”亲自把关剧本、上台表演,邵峰、杜旭东、何云伟、王声、王梅、潘阳等嘉宾作为明星助演强势加盟,五组喜剧狂人的表演不仅撩拨了观众笑的神经,更是凭借立意深刻的主题直击大家的泪点。《我为喜剧狂》之所以赢得好口碑、高收视与网络热度,正是因为这档喜剧综艺背后有着对喜剧不忘初心的坚持、对喜剧人才不遗余力的培养。

“最佳配角”的冠军光环之下,是对喜剧不忘初心的坚持

从“突围赛”到“淘汰赛”再到“总决赛”,全新升级的《我为喜剧狂4》挑战难度也层层递增。收官之战中,上演终极对决的赵千惠、“最佳配角”组合、加一打击乐团、郭丰周和大宝小宝,每一组无疑都是优中选优的喜剧人才。

与其说总决赛,不如说这是一场喜剧的盛宴。五组选手风格各异,呈现了形式多样的喜剧表演。女喜剧演员赵千惠“巾帼不让须眉”,与导师潘长江合作的情境喜剧,有笑亦有泪;“最佳配角”组合将小人物的故事讲得透彻动情,包袱与反转不断;打击乐与喜剧元素和小品形式趣味碰撞,加一打击乐团为观众带来视觉与听觉上的新奇体验;郭丰周以立意深刻的小品,展现出资深喜剧人的实力与姿态;大宝小宝萌感十足,越来越扎实的基本功、越来越稳健的台风,给观众展现的就是相声的未来。

凭借第四季播出以来最高的891分,“最佳配角”组合摘得年度总冠军,这是一次配角的成功逆袭,也赋予了喜剧舞台上不可缺少的“助演”群体之荣光。前三季《我为喜剧狂》节目中,龚浩川、韩叙、蒋昕芯、王天赐为无数选手助演,但他们对喜剧的热爱和认真更不输任何人。“最佳配角”组合获奖感言很打动人,“我们真心希望,在座的朋友们在观看一个电视节目、电视剧的时候,看一看字幕,上面有很多人的名字,那些人可能一辈子不会被人知道。”的确,红花都要绿叶衬,但观众往往只记住了红花,忽略了绿叶。其实对于“最佳配角”组合来说,冠军光环的加持固然耀眼,但比一个头衔更为重要的是这些年的坚持、努力终于得到了肯定。

坚持能带来鼓舞人心的力量,这用蔡明的话来表示再恰当不过:“我感动是因为我看到了孩子们对喜剧的热爱,其实也是一个互相感染的一个过程,也想起来我们当初的时候,对喜剧的这份热爱,这份坚持才能走到现在,也希望孩子们对喜剧的热情不减,不管多难,多苦都坚持走下去。”

喜剧人才只有薪火不断,喜剧这门艺术才能历久弥新

在《我为喜剧狂》第四季的舞台上,来自青曲社的小相声演员大宝、小宝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。既是师父又是喜剧合伙人的苗阜说,“没打算让他们成为什么、获得什么,只是想他们这么喜欢咱们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,既然这么爱,带他们来锻炼锻炼,来见识见识,这是我们的初衷。”王声更是动情,他说相声走到现在特别难:“小品,包袱是手段之一;相声,包袱是唯一手段。站在这个舞台上,拿我们唯一的武器和那么复杂、那么纷繁、那么绚丽的舞台去对抗,远远及不上人家的手段丰富以及内含量大。可一节三翻四抖和吃了吐(先肯定,再否定),在刚才的作品当中,所在皆有。200年(历史)的相声传到今天,他们站在这儿一说,(相声)再干200年,还是有可能的!”

从大宝、小宝身上可以看见相声的传承,而在《我为喜剧狂》的舞台上,则能看到节目组对挖掘优秀喜剧人的坚持。历经四载,《我为喜剧狂》一直致力于为民间的草根笑将搭建实现梦想的舞台,前三季让鄂博、范湉湉、萧鸿鹏等喜剧人进入观众视野,如今他们俨然已是喜剧界的“中坚力量”,难怪业界都称《我为喜剧狂》是“非著名喜剧演员”的最佳选择。第四季共有50组喜剧人参与录制,从小有名气的喜剧红人张全蛋到周星驰电影的黄金配角黄一山,再到央视春晚助演郭丰周等等,一批又一批喜剧新人崭露头角并迅速成长起来,这就是《我为喜剧狂》的最大价值所在。

此外,这一季在一定程度上弱化了喜剧合伙人的明星光环,潘长江、蔡明、苗阜更多扮演的是指导或者助演的角色。在导演秦臻看来,“导师只是做旁观者的话,辅导程度和对选手的帮助程度是不够的,只有他们真正参与其中了,才能做艺术上的指导。”这样的角色设定,目的就是可以让老的喜剧工作者和新的喜剧从业者实现共赢。所以,潘长江参与节目后最大的感受就是“后继有人”:“我现在很乐观,每年都会出现很多很多优秀的青年喜剧人才,希望他们早日能够取代我们,能够为中国的喜剧做他们应该做的一些贡献。”

喜剧大师陈佩斯曾说,“笑是很残忍的东西,喜剧演员却把自己当做了祭品奉献给观众。”喜剧这条路的确不好走,想成为一名优秀的喜剧演员,除了天赋、努力、坚守之外,更需要平台和机遇。而唯有薪火不断,喜剧这门艺术才能历久弥新。

以有趣为第一生产力,《我为喜剧狂》收视热度与口碑双丰收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,除搜狐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搜狐立场。

阅读 ()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